新酒🍶

晚来天欲雪
能饮一杯无

这十年,
每个人都往前走了太远太远…
却还能突然回过头来和你若无其事的继续说话,
不知是失忆了还是真的已经不在意。
好像只有我还留了一半的自己在原地。

评论

热度(2)